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首 页 | 本所概况 | 本所动态 | 改革跟踪 | 在研课题 | 研究成果 | 学术交流 | 体制文稿 | 出版物 | 友情链接
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网站搜索
出版物
 
 
  联系我们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南草厂街1号 邮编:100035
电话:010-66188884
传真:010-66185883
E-mail:lizh@china-reform.org
  友情链接
·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
 
出版物 首页 > 出版物
 
《要素按贡献分配》
日期:2014年06月11日
 
 

 齐桂珍 孙长学 张璐琴 赵雪峰 赵栩 孙凤仪

    2013年度宏观经济研究院重点课题,《我国国民收入初次分配制度研究》是在我国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之前研究的。是在我国理论界、学术界一些专家、学者对我国的分配制度进行挞伐、否定的时候开题的。也是一些拉美国家深陷“中等收入陷阱”无法自救,美、欧、日跌入“高收入陷阱”难以解困的大背景下进行研究的。本课题研究的宗旨是企求建立一种既能保持经济持续增长、人民生活不断提高,又能使社会和谐稳定、幸福指数逐渐提升的创新型收入分配制度,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让改革和发展的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
    当今世界在国民收入分配方面,原来被推崇的老欧洲模式、北美模式、东亚模式,由于国民收入分配过度向居民倾斜,超分配情况十分严重,财政出现巨额赤字,国际国内债务沉重,已严重影响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稳定。并触发了2008-2009年的国际金融危机,以及2010年的美债危机和2011-2012年的欧债危机,危及了世界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稳定。
在20世纪40年代至70年代,老欧洲采取“削富济贫”模式:用高额的累进所得税、遗产税和赠与税将富人的财富转移给低收入群体搞救济和福利来“均贫富”。高收入群体与低收入群体的差距一度降至3-4:1,其中西欧为5-6:1、北欧为2-3:1。由于税负过高,侵犯了资本的利益,出现了内资外逃、外资撤走的情况,劳动密集型产业破产或外迁,国内产业“空心化”,致使经济低迷,失业率高企。现在,急需寻找一种新的解困的收入分配新模式。
    北美的“促富济贫”模式,曾用130年免征所得税,为各个阶层创造平等的发展空间。税收以消费税为主,以此来鼓励将消费基金转为积累基金,投资经济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鼓励先富起来的人成立慈善基金会,来救济穷人,政府用转移支付制度来保障低收入群体的基本生活水平。为了调节社会不同阶层的收入水平,自1913年起开征了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现在,高收入群体与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差距为7-8:1,极端差距为3万多倍。但由于政府曾鼓励贫困阶层通过银行贷款购买住房、搞高消费水平,过“中产阶层”生活。结果2007年的次贷危机引发了2008-2009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和2010-2012年的美债和欧债危机。现正在反思过去向居民过度倾斜的国民收入超分配模式,寻找一种抗危机能力强、能帮助美国走出困境的可持续的收入分配模式。
    东亚的“共享繁荣”模式曾盛极一时,收入分配差距曾降之3-4:1。但也由于“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收入分配过度向居民倾斜,实行终身雇佣制,加大了产品成本,降低了竞争力,劳动密集型产业纷纷外迁,使日本经济陷入连续20多年的衰退。从20世纪90年代提出“重振制造业”至今,尚无明显改观,日本已成为正在“沉没”的海岛。现正在研究解困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终身雇佣制,允许企业雇佣待遇较低的临时工,降低一些福利待遇等。但是,由于日本首相“短命”——更换频繁(十年更换八任首相),政府没有权威性、政策没有连续性,致使改革收入分配制度找不到着力点。
    资本主义世界从19世纪初到现在的200多年中,在收入分配理论研究方面经历了多次变革:从古典经济学派的收入分配以投资者为主体,新古典学派的由劳动和资本共同分配,福利经济学派以扩大社会福利水平来实现收入“均等化”,到凯恩斯主义用国家强干预和高税收、高工资、高福利来“均贫富”,以及新自由主义的“贫富差距悬殊”是市场经济高效率的必然产物,后凯恩斯主义和人力资本学派让工人持股、参与企业管理来解决现行工资、利润分配的不平等、不合理。现阶段,在后凯恩斯主义理论和人力资本理论的影响下,对金融界高管薪酬征收高额累进税和奖金税,鼓励工人持股、参股、参与企业管理,工资已由“刚性”机制转为“弹性”机制,对于控制收入分配差距起到了一定的缓解作用。
    中国要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和“高收入陷阱”,以及防止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的出现,很有必要研究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收入分配模式:收入分配差距既不能太大,又不能太小,要处于“适中”、“适度”位置,以保持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城乡居民生活不断提高,社会安定团结,繁荣昌盛。
    但是,中国理论界、学术界在研究收入分配理论方面缺乏独创性,基本上采用一种“借用”、“泊来”的路径:一是按照马克思主义按劳分配的原则,研究怎样进行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基本上停留在定性研究阶段,在控制收入分配差距度的定量研究方面缺乏实质性进展。对于劳动如何与资本、技术、管理一样参与企业利润分配,尚停留在理论层面;二是按西方经济学的收入分配理论研究的水平来衡量,我们还停留在20世纪80年代“劳资谈判”决定工资福利的阶段。对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特别是2008-2009年危机期间调控收入分配差距的创新理论和创新实践的介绍还比较肤浅,对其作用、意义认识不够深刻。
    在这种大背景下,本课题组有责任和义务,深入进行研究,以探索我国国民收入初次分配的优化模式,即学习借鉴国际社会国民收入超分配、平衡分配、结余分配三种不同模式的经验,汲取他们的教训,寻找一种适合中国国情的国民收入分配的创新模式,使国民收入在劳动、资本、技术、管理四大要素之间按贡献合理分配,实现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发展壮大中产阶层,缩小贫困阶层。实现先富带后富,最终共富。从根本上缩小地区、城乡、群体差距。
    基尼系数是国际上用来衡量、判断一个国家或地区收入分配“公平度”的指标体系。本文通过对世界银行数据库提供的40多个国家资料分析,提出了基尼系数处于“0.37-0.45”区段的国家最具活力,抗危机能力最强,危机后经济复苏最快;基尼系数处于0.37以下“比较公平”、“公平”和“绝对公平”的国家,问题最多,抗危机能力弱、危机后复苏慢。为此提出要对基尼系数进行全面修正的理论观点。
    本课题通过国内外不同收入分配模式比较,以及古今中外收入分配差距承受度和公平度的研究,确定“3-5倍”为最佳差距度(或公平度)区间值,这为国际首创。至今,世界经济学界和社会学界尚无这方面的先例。
    由于本书采用邓小平“多维度”的辨证思维的方法,分析问题,立意新颖,观点独特,阅后令人耳目一新。
    本课题已于2014年1月22日经宏观经济研究院专家委员会评审,获得好评,通过验收。
 
 
 

                                              科研处
2014年6月9日


  
 
 
 
 
 
 
 
 
 
 
 
 
 
 

 
  版权所有: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 京 ICP 备14041224号
  Institute of Economic System and Management 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